首页 > 新闻 > 实时播报 > 县市联播 > 正文

江西做近视激光手术要多少钱,江西做近视眼,江西做近视激光手术好吗

原标题:长三角“河长制”治水:在重回的江南水乡中“乡愁变乡恋”

  新华社上海9月30日电 “乡愁是美的,但这是记忆中的美。我们要把记忆中的美,变成眼前生活中的美,把乡愁变成乡恋。”在沪郊嘉定华亭镇金吕村,64岁的张金兴指着村里经过“河长制”治水后重现清澈的水面,想起小时候“水里的愉快生活”。

像老张这样,从眼前实实在在的治水成果中唤醒童年记忆的,在长三角水乡,应该不在少数。长三角河网纵横,单单上海,就有2.6万多条河,总长超过2.5万公里,更何论江浙两地。水给了长三角特有的灵气,但水一度也负载了区域发展付出的代价。

此次全国推行“河长制”治水,长三角更是一马当先,早行动、早见效,如今一处处的“成绩单”开始汇总过来。

水黑过,才知水清的宝贵

沪郊嘉定的华亭镇,水域面积在10%以上,典型的水乡。在这里,无论老的少的,都与水有着很深的情分。但是,这种情分一度却是变得有点复杂。镇里的联三村有一条主干河道,名叫友谊河,东西贯穿2.5公里,涉及110多户人家。

“我曾经就住在这条友谊河的旁边。”联三村党总支副书记金文明说。原来的河道,曲曲弯弯,清清爽爽,“很有情调”。但是10年之前,随着镇里工业开发的规模越来越大,水质开始受到严重污染,一度变成“墨汁河”,臭味熏天,远近闻名。附近居民大热天都不敢开窗,苦不堪言。

几年前曾经尝试整治,但是不能彻底,“反复治、治反复”,水污染除不了根。此次推行“河长制”治水,水岸联动,从“水里的问题”找出岸上的“根”,进行污染排放口的封堵,生活污水全面进行纳管,然后再做“水里的文章”。联三村的顾俊生老人说,水乡又名符其实地回来了。如今在河边散散步,吹吹风,说说话,十分舒服。“我就喜欢住在水乡的水边。”老人道出了清清水流里的乡恋。

今年9月初,上海市水务局宣布,上海实现了河道排摸调查、中小河道整治、建立河长制三个“全覆盖”。共7781名领导干部担任各级河长,提前16个月完成了中央的部署要求。此外,还设立了民间河长、河道监督员等共3441人。

今年年底前,基本消除中小河道黑臭,这是上海市政府向市民的公开承诺。上海市水务局局长白廷辉说,从目前的整治进度来看,河长制的“倒逼”效应显著:全市列入整治计划的1864条段1756公里中小河道,已全部完成“一河一策”的编制;相关水利工程已完成总量的近八成;污水管网新建量已完成九成以上;工业企业的治理完成了总量的87%。

沪郊金吕村的张金兴老人说,清清河水来之不易,一定要保护好,再也不能让污染“回潮”了。他已经成为村里有名的巡河热心人,每天总要抽出时间,沿着村河,绕过宅沟,一边散步,一边兜兜转转,只要看到水面上有垃圾,就想办法把它们捞起来,日巡日清。老人笑着称自己的巡河是“环保自治”。渐渐地,村里像张大伯这样的“环保达人”越来越多,年轻人更是赶在前面做。水黑臭过,才知道水清是多么宝贵。

企业河长里有了“洋面孔”

不久前,在浙江省永康市城西新区王慈溪村,高鼻梁、蓝眼睛的意大利人法比奥头戴草帽,沿着村旁的烈桥溪边走边看。他有一个特殊的身份——河长,而巡河是他的职责之一。

今年33岁的法比奥,是意大利独资企业永康市拉瓦清洗设备有限公司的销售总监。法比奥负责的河段全长7.8公里。去年底,城西新区投入380余万元,沿溪建起4.2公里长的游步道,成为附近村民散步休闲的好去处。

“两岸的村庄很美,但河水有点浑浊。”巡河中,法比奥指着一处河水对身旁的城西新区党工委书记叶建永说。叶建永告诉法比奥,为让烈桥溪重现一江清水,沿溪村庄正在开展农村生活污水治理,做好截污纳管,杜绝污水直排。

法比奥对在场的永康朋友说,作为民间的企业河长,自己企业首先要做好榜样。拉瓦公司在永康建厂之初就重视环保,引进先进生产设备,实现水循环利用,基本做到污水零排放。

随着河长制的深入开展,浙江已经初步实现了全省河长制信息平台、各类APP与微信平台等的全覆盖,搭建了融信息查询、河长巡河、信访举报、政务公开、公众参与等功能为一体的智慧治水大网络,并且邀请像法比奥这样在浙江生活和工作的“老外”来当河长,治水不断向纵深推进。

长三角是中国经济最为发达、对外开放程度最高的区域之一,产业发展如何与绿水青山的生态建设保持协调,是区域转型升级的“重头文章”。所以,在长三角“河长制”治水的过程中,让内资和外资企业的人士担任民间河长,也是一个创新之举,使得他们共同参与、共同见证江南水乡的再造和回归,对水乡之水产生一份感情。

在江苏常州武进的湖塘镇,当地的企业商会新近设立了生态文明共建光彩基金,今后3年每年筹资100万元,参与全镇污水管网的建设和黑臭河道的整治与管护。此外,镇里选择了16条主要河道及支浜支流,由商会会员企业的24位企业负责人担任“企业河长”。凡厂区周边有河道的企业,就由这家企业的负责人担任河长;厂区周边无河道的企业,按“就近原则”安排河长。对于重要河道,按实际情况指定2位“企业河长”。

常州武进区生态办主任张卫星说,“企业河长”参与河道的整治、巡视、监督和保护,一方面可以让企业“以身作则”,自觉治污治水;另一方面也可以发挥监督作用,有效引导企业加强管理,实现稳定的达标排放,降低和减少企业生产经营活动对水体的污染,形成良好的示范效应。

“没得商量”里的乡情乡恋

“村里的河道就像自己的责任田,一定要想办法治好、管好,这是没得商量的事。”浙江省永康市江南街道园周村的周双政,除了是村党支部书记之外,他还有一个身份,就是村里所有河流的“河长”。

永康的各级河长到底干些啥?这个市给河长履职提出三个关键职能:管、治、保。“管”即是承担管理职责,开展河流污染监管,严查涉水违法行为;“治”即推进污染整治,确保任务落实;“保”即做好清淤保洁,保障措施实施。

周双政是浙江近6万名河长中的一员。“省长村长,都是河长”。截至目前,浙江全省共有约4万条河流及湖泊设立了由省、市级直到乡镇、村级的各级河长,此外还配备了河道警长、民间河长。垃圾河、黑臭河正在不断改观,城乡环境明显改善。

站在温州市瓯海区瞿溪河畔,河水清澈,鸟鸣声声,不少市民正在河畔散步。家住瞿溪河边的张大伯说:“治水之前可不是这样,那时候水的颜色几天一个变,有时候是"黑河"、有时候是"牛奶河",经过河边大家都得捂着鼻子呢。”

卓有成效的成绩背后,是严格的制度保障,就像园周村周书记说的“这是没得商量的事”。浙江先后出台了基层河长巡河、河长牌铭规范设置、入河排污口标识等一系列长效管理机制,全省所有河道每天有人巡、有人管,巡后有记录、发现问题有处置,基本做到日查日清、事事有回应。在江苏,常州、连云港、淮安、盐城、宿迁等地都已制订了河长巡查、举报投诉、定期述职等长效制度,逐级对每位河长的履职情况进行严格的考核问责,作为党政领导干部考核评价的重要依据。

徐有德是衢州常山县金川街道徐村的一名村级河长。每天,他都会带上刚买来的小型航拍机,对辖区内的的常山港河进行空中拍摄,发现可疑水域后,用无人机下面挂着的自制取水器取水样送检。

“江南水乡的迷人之处就在于水,长三角就是要用最严的标准联手治水。”白廷辉说,消除黑臭只是第一步,关键要建立长效机制,比如上海将给每个入河排放口都建立“身份证”,进行实时监测,用“科学+制度”还公众一个魅力无限的“梦里水乡”。(采写记者:陆文军 李荣 商意盈 秦华江)

作者:陆文军 李荣 商意盈 秦华江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来源:金华新闻网 作者: 责任编辑:陈思
关键词: 浦江 义门 表演 文化